安迷嘟

Good morning

很喜欢周杰伦呀

记得小时候奥运那阵子,跪在板凳上趴在高台旁看台式机,奥运主题曲我可喜欢了,整天对着电脑屏幕跟着歌词"北京欢迎你"。巧了,那时候周杰伦的青花瓷新鲜劲儿也没消退多少,被我发现了后,觉得这歌真好听。没有什么很专业的描述评判,单纯好听二字。
后来喜欢周杰伦就只是停留在"青花瓷好听"这儿了,开头前奏的琴弦声简直醉人呀。春晚上趴在床上和父母一起看了本草纲目的表演,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只能把周杰伦和方文山和中国风的写的很好的歌词联系起来(羞愧),渐渐几年功夫把他的歌忘得差不多,周杰伦正热的时候也不是我能够狂热的像一个真粉似的买专辑的时候,不是我有一个放满Jay歌的随身听的时候。
再后...

[frostcup]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男孩,在应是春色初现的三月里,踏着湖上厚厚的冻层,嘴里哼着北欧的一种舒缓轻快的调子,哦得了,只是在这个小岛上流传几代的童谣罢了。他套着一双与脚的大小明显不符的棉靴,实际上全身都裹着好几层用动物毛皮制成的衣物,但露出的那一截手腕还是出卖了他同常人相比瘦弱的事实。
松散的积雪覆盖了岛屿上的每一寸土地,柔和的日光透过这片针叶林的缝隙打在雪地上,还有他和他深棕色的头发。
我很享受静静地注视着他的感觉,听着他在空寂的森林里发出的轻声细语,就像魔杖顶端出现的轻絮般的雪花,我很想应景地飘一场小雪,但是,不太招这里人的喜欢不是么。
他在一片空地上用折断的树枝勾勒着什么,又倏地转身跟着一...
一个小小优……
再没有新的小优我要完
(还是对不画米迦感到歉疚呜呜

这几天总是在脑内循环阿米的“嘿嘿丹迪骷髅头带嘿嘿妈咪嘿嘿妈咪!”

星期天,亚瑟陪诺砸去魁地奇球场给训练的五年级学长丁马克(偷偷)加油!

的脑洞

【今天一提笔就是妖精组(手动再见

没什么意思的小图片儿

霍格沃茨设定~

大概是两个潜心研究非人类生物的家伙

[frostcup]最近有点烦

*frostcup
*霍格沃茨AU
 
我叫Hiccup,拉文克劳学院的一个巫师——暂时还是学生,也许是该说一点关于我自己的破烂事儿,不过那些都是次要,现在我单纯想挂一个人,一个叫Jack Frost的格兰芬多。 
 
啊事情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三年级学生们是一起上魔药课的,那一堂理论课是我有史以来最不专心的一次。噢天!有个家伙一直在打断我回答问题,教授还总是笑眯眯的允许他响亮的一拍桌子说句“还有!”然后把我马上就要说的话全部接了过去。哦,末了还用一副得意的神情看着我坐下。 
教授拍拍手,格兰芬多加五分! 
以前也见到过这家伙——那...

大概草稿一辈子(x

[无授权翻译]People Sirius Loves

-想到手痒的第一次翻译,英语简直是小学生水平,肯定有很多BUG,QAQ希望大家告诉我哈

原文:People Sirius Loves by Marauder

Sirius has been causing trouble at school,and McGonagall asks Andromeda to come in for a meeting with her. A very youngNymphadora Tonks comes along. SBxRL. AU since HBP.

Rated: Fiction K+ 

Words: 2,704

中文字数:4672...

© 安迷嘟 | Powered by LOFTER